“条条大路通罗马。”“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两句励志的谚语,在中华大地流传度极高,近乎妇孺皆知。古罗马人以坚韧、务实之风开创了西方文明的源头,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与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相映成辉,令人时时神往。

日前,在中意文化和旅游年重启之际,“意大利之源古罗马文明展”漂洋过海,跨越崇山峻岭,来到中国首都北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以308套503件文物向观众讲述一段跨度长达500年的历史。这一时期,正是亚平宁半岛实现政治和文化统一的历史进程,古罗马吸收和借鉴先前发展的古代文明的成就,古罗马文明从起步走向巅峰。

走进展厅,映入眼帘的首件展品不容错过,寓意深刻。它向人们讲述着在意大利的源头罗马从哪里来?这是一尊半人多高的四四方方的圣坛,圣坛四壁均有浮雕。其中最先为观众看到的一面浮雕,便刻画了罗马起源的传说母狼哺育双生子。母狼是罗马诞生传说中的主角,正如中华文明崇拜龙,称自己为龙的传人一般。

关于罗马起源传说,据学者研究,目前已知的有二十多个版本,其形成历经数个世纪,深受希腊神话体系的影响,并融合了古罗马人的本土创作,后经历史学家李维、诗人维吉尔等学者的加工整理,才逐步得以定型和流传。

故事要从著名的希腊英雄故事特洛伊传奇说起:特洛伊城陷落后,维纳斯之子英雄埃涅阿斯携家出走,漂泊数年后抵达意大利半岛。他的后人、双生子罗穆路斯(Romulus)和雷穆斯(Remus)得母狼哺乳而获救,后被牧人收养。长大后,两兄弟在他们获救的地方建立新城这就是罗马。再后来,两兄弟发生争执, 罗穆路斯杀死了雷穆斯,成为罗马的建城者。

在圣坛浮雕上,母狼正以乳汁哺育双生子,台伯河神半躺一旁,似乎于安闲之间目睹了一切。浮雕背景中,据称是帕拉蒂尼山化身的两位牧羊人,占了浮雕的大半篇幅。他们的来历并不简单。他们起初是国王的牧人,后来成为罗马建城者的养父。在罗马神话中,他们不仅拥有一席之地,有着自己的名字浮士德勒(Faustulus)和浮士提努(Faustinus)。在罗马起源传说的结局中,他们还扮演有戏份。在罗穆路斯和雷穆斯两兄弟发生争执时,牧人养父居中调解,但被杀死。

装饰繁复华丽的圣坛,是罗马国家博物馆的馆藏,出土于公元1世纪,其看点不止一面。在与母狼哺育双生子相对的一侧,浮雕呈现的是战神玛尔斯和美神维纳斯的婚礼。虽然历经近两千年,浮雕多有残缺,但玛尔斯的矫健与维纳斯的美艳,韵味犹存。两位神祇仿佛正于眉目顾盼中并肩而行,爱神丘比特舞动翅膀居于其间,婚礼现场和谐而热烈,氛围满满。值得一提的是,森林之神西尔瓦诺斯也出现在这场婚礼上,圣坛上镌刻的祝词正是献给他的。然而,在希腊罗马神话中,战神玛尔斯和美神维纳斯之间并不存在婚姻。维纳斯的丈夫是神王朱庇特之子武尔坎努斯,玛尔斯则是维纳斯的情郎。圣坛浮雕缘何赋予战神和美神一场婚礼呢?究其原因,或许还要回到罗马的起源传说。

罗马的起源传说溯源于希腊英雄神话,这固然是希腊文化的影响力之故,但也是古罗马人的聪明之处。他们是如此善于学习、借鉴和吸收优秀的文化,以至于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这样写道:“如果某一个民族由于本性或是由于自己的制度而有某种特殊的优点的话,他们(古罗马人)立刻就把它学习过来。”古罗马人通过将自身的起源传说追溯至特洛伊传奇,将自己与特洛伊、英雄埃涅阿斯,乃至美神维纳斯联系起来,从而更好地融入了希腊文化圈,构建了民族和国家起源的基石。公元前63年, 凯撒为了夺得大祭司一职,宣称他的家族起源于维纳斯。作为凯撒的继承人, 屋大维通过神化凯撒,弘扬埃涅阿斯和特洛伊神话,确立了自己的权威,成为了奥古斯都,统一了意大利。

再说战神玛尔斯,他是好战的古罗马人崇拜的神祇,其地位仅次于罗马神话里众神之王朱庇特。孟德斯鸠曾这样描述罗马人的好战:“罗马人注定和战争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把它看成是唯一的艺术,他们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全部思想都用来使这种艺术趋于完善。”“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在准备战争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小心谨慎,在作战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毫无畏惧。”在罗马的起源传说中,罗马建城者罗穆路斯就被描述为战神玛尔斯之子。

作为埃涅阿斯的后裔,罗马人顺理成章地也是美神维纳斯的后裔;作为罗穆路斯的后代,他们也名正言顺地成为战神玛尔斯的后代。圣坛浮雕上,如果说母狼哺育双生子,是意大利“罗马人”身份的文化标记,那么战神玛尔斯与美神维纳斯和美的婚礼,则不仅表明了罗马人的神祇血脉,而且寄托了他们美好的期许。他们祝福着所崇拜的神话中的祖先,也祈求他们赋予自己一往无前,开创未来的勇气。

漫步展厅长长的展线,那些斑驳或有残缺的展品,带着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五个世纪的古罗马文明便展现在眼前。诸如,休憩中的赫拉克勒斯(希腊神话中伟大的英雄),雕塑人像虽处于放松状态,看似平静的躯体却蕴藏着巨大力量;高高端坐的卡皮托里尼山三主神朱庇特、朱诺和密涅瓦,雕塑表现出三主神各自的传统职能和象征的圣物:朱庇特是闪电和鹰,朱诺是孔雀和权杖,而密涅瓦是猫头鹰;还有静穆的凯撒后裔雕像,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戴头巾的奥古斯都头像》(奥古斯都系罗马帝国开国君主屋大维的头衔),从其艺术手法可以看出模仿古希腊雕像的痕迹;以及奔袭中的罗马军团,令人唏嘘又惊叹不已的胜利女神翅膀

五百年很短,是浩浩汤汤的时间洪流里的弹指一挥,是从展厅的这头到那头;五百年很长,有无法穷尽的历史纤毫,解不完的文化密码。

“条条大路通罗马。”“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两句励志的谚语,在中华大地流传度极高,近乎妇孺皆知。古罗马人以坚韧、务实之风开创了西方文明的源头,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与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相映成辉,令人时时神往。

日前,在中意文化和旅游年重启之际,“意大利之源古罗马文明展”漂洋过海,跨越崇山峻岭,来到中国首都北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以308套503件文物向观众讲述一段跨度长达500年的历史。这一时期,正是亚平宁半岛实现政治和文化统一的历史进程,古罗马吸收和借鉴先前发展的古代文明的成就,古罗马文明从起步走向巅峰。

走进展厅,映入眼帘的首件展品不容错过,寓意深刻。它向人们讲述着在意大利的源头罗马从哪里来?这是一尊半人多高的四四方方的圣坛,圣坛四壁均有浮雕。其中最先为观众看到的一面浮雕,便刻画了罗马起源的传说母狼哺育双生子。母狼是罗马诞生传说中的主角,正如中华文明崇拜龙,称自己为龙的传人一般。

关于罗马起源传说,据学者研究,目前已知的有二十多个版本,其形成历经数个世纪,深受希腊神话体系的影响,并融合了古罗马人的本土创作,后经历史学家李维、诗人维吉尔等学者的加工整理,才逐步得以定型和流传。

故事要从著名的希腊英雄故事特洛伊传奇说起:特洛伊城陷落后,维纳斯之子英雄埃涅阿斯携家出走,漂泊数年后抵达意大利半岛。他的后人、双生子罗穆路斯(Romulus)和雷穆斯(Remus)得母狼哺乳而获救,后被牧人收养。长大后,两兄弟在他们获救的地方建立新城这就是罗马。再后来,两兄弟发生争执, 罗穆路斯杀死了雷穆斯,成为罗马的建城者。

在圣坛浮雕上,母狼正以乳汁哺育双生子,台伯河神半躺一旁,似乎于安闲之间目睹了一切。浮雕背景中,据称是帕拉蒂尼山化身的两位牧羊人,占了浮雕的大半篇幅。他们的来历并不简单。他们起初是国王的牧人,后来成为罗马建城者的养父。在罗马神话中,他们不仅拥有一席之地,有着自己的名字浮士德勒(Faustulus)和浮士提努(Faustinus)。在罗马起源传说的结局中,他们还扮演有戏份。在罗穆路斯和雷穆斯两兄弟发生争执时,牧人养父居中调解,但被杀死。

装饰繁复华丽的圣坛,是罗马国家博物馆的馆藏,出土于公元1世纪,其看点不止一面。在与母狼哺育双生子相对的一侧,浮雕呈现的是战神玛尔斯和美神维纳斯的婚礼。虽然历经近两千年,浮雕多有残缺,但玛尔斯的矫健与维纳斯的美艳,韵味犹存。两位神祇仿佛正于眉目顾盼中并肩而行,爱神丘比特舞动翅膀居于其间,婚礼现场和谐而热烈,氛围满满。值得一提的是,森林之神西尔瓦诺斯也出现在这场婚礼上,圣坛上镌刻的祝词正是献给他的。然而,在希腊罗马神话中,战神玛尔斯和美神维纳斯之间并不存在婚姻。维纳斯的丈夫是神王朱庇特之子武尔坎努斯,玛尔斯则是维纳斯的情郎。圣坛浮雕缘何赋予战神和美神一场婚礼呢?究其原因,或许还要回到罗马的起源传说。

罗马的起源传说溯源于希腊英雄神话,这固然是希腊文化的影响力之故,但也是古罗马人的聪明之处。他们是如此善于学习、借鉴和吸收优秀的文化,以至于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这样写道:“如果某一个民族由于本性或是由于自己的制度而有某种特殊的优点的话,他们(古罗马人)立刻就把它学习过来。”古罗马人通过将自身的起源传说追溯至特洛伊传奇,将自己与特洛伊、英雄埃涅阿斯,乃至美神维纳斯联系起来,从而更好地融入了希腊文化圈,构建了民族和国家起源的基石。公元前63年, 凯撒为了夺得大祭司一职,宣称他的家族起源于维纳斯。作为凯撒的继承人, 屋大维通过神化凯撒,弘扬埃涅阿斯和特洛伊神话,确立了自己的权威,成为了奥古斯都,统一了意大利。

再说战神玛尔斯,他是好战的古罗马人崇拜的神祇,其地位仅次于罗马神话里众神之王朱庇特。孟德斯鸠曾这样描述罗马人的好战:“罗马人注定和战争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把它看成是唯一的艺术,他们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全部思想都用来使这种艺术趋于完善。”“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在准备战争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小心谨慎,在作战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毫无畏惧。”在罗马的起源传说中,罗马建城者罗穆路斯就被描述为战神玛尔斯之子。

作为埃涅阿斯的后裔,罗马人顺理成章地也是美神维纳斯的后裔;作为罗穆路斯的后代,他们也名正言顺地成为战神玛尔斯的后代。圣坛浮雕上,如果说母狼哺育双生子,是意大利“罗马人”身份的文化标记,那么战神玛尔斯与美神维纳斯和美的婚礼,则不仅表明了罗马人的神祇血脉,而且寄托了他们美好的期许。他们祝福着所崇拜的神话中的祖先,也祈求他们赋予自己一往无前,开创未来的勇气。

漫步展厅长长的展线,那些斑驳或有残缺的展品,带着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五个世纪的古罗马文明便展现在眼前。诸如,休憩中的赫拉克勒斯(希腊神话中伟大的英雄),雕塑人像虽处于放松状态,看似平静的躯体却蕴藏着巨大力量;高高端坐的卡皮托里尼山三主神朱庇特、朱诺和密涅瓦,雕塑表现出三主神各自的传统职能和象征的圣物:朱庇特是闪电和鹰,朱诺是孔雀和权杖,而密涅瓦是猫头鹰;还有静穆的凯撒后裔雕像,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戴头巾的奥古斯都头像》(奥古斯都系罗马帝国开国君主屋大维的头衔),从其艺术手法可以看出模仿古希腊雕像的痕迹;以及奔袭中的罗马军团,令人唏嘘又惊叹不已的胜利女神翅膀

五百年很短,是浩浩汤汤的时间洪流里的弹指一挥,是从展厅的这头到那头;五百年很长,有无法穷尽的历史纤毫,解不完的文化密码。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