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事件周年抗议再次步入骚乱表明,当前的联邦改革措施仍不足以缓解美国社会系统性的种族歧视问题。

8月9日晚,美国弗格森白人警察威尔逊枪杀黑人青年布朗一周年之际,数百人在当地举行和平活动,以示纪念。但活动开始后不久,两伙持枪者相互开火,接下来是警察与其中一伙交火。混乱中,向的布朗生前好友、18岁黑人青年哈里斯身负重伤。次日,圣路易斯县当局宣布,由于城市动荡和暴力事件重演,弗格森市进入紧急状态。密苏里州州长授权该县警长采取应急管理措施,管控弗格森及周边地区。

弗格森事件之所以引发全美抗议浪潮,不仅在于普通公民被执法警察枪杀,更在于黑人青年被白人警察枪杀。事件的抗议者中,白人多重视公民权利,恐惧公职人员对公共权力的滥用;黑人则多憎恶社会不公,要求更广泛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平等。过去一年间,围绕该事件的公共辩论一直未停止,多个群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抗议活动也此起彼伏,尤其是在去年11月密苏里州地方陪审团宣布威尔逊被免予起诉之后,全美多地发生了大规模活动。

事件升级后,联邦和州政府做了不少工作,其中包括总统致辞安抚、责令司法部长督办等等。司法部的调查报告公布后,弗格森市警察局长和行政长官先后引咎辞职,原由是该文件指责其鼓励警方大开罚单以增加政府收入。同时,迫于混乱,密苏里州警方接手了弗格森市的治安工作,州最高法院也宣布全面接管该市法院系统,并着手对其重组。此次事发十多天前,黑人警察安德森也刚刚被任命为该市代理警察局长。

此次弗格森事件周年抗议再次步入骚乱表明,当前的联邦改革措施仍不足以缓解美国社会系统性的种族歧视问题。在弗格森事件、白人极端分子枪杀多名黑人的南卡教堂事件、南卡政府“邦联旗”事件等一系列涉种族冲突中,奥巴马政府在局部政治改良、倡导宗教宽容和推动文化和解等方面,所做的工作可圈可点。但在市场经济和机会平等占优的背景下,政府在更深层的经济和社会平等层面难寻佳绩。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和就业状况的逐渐改善,也未能让黑人群体有明显的获得感。

此次周年抗议中的两个口号,很恰当地映射出当前美国种族问题的严重性和棘手性,一是“没有公正就没有和平”,二是“种族主义正在毁灭美国”。前不久的民调显示,近6成的美国人认为,当前的种族关系总体较差,近4成人认为还在变得更糟。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08年奥巴马刚上台时,三分之二的受调查者认为,美国的种族关系总体上不错。如此的“差评”表明,即便是这么多年的“黑人总统”统治,也仍无法让黑人群体和白人群体“相互欣赏”,进而撼动种族歧视的大局。

民调中,超过7成的黑人受调查者认为,总统处理种族关系的方式不错,但持同样观点的白人只有4成。如果奥巴马的积极执政被理解为“拉偏架”,那下一位白人总统该怎么做呢?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