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人西迁,将原先生活在丛林地带的日耳曼族赶到了欧洲地带,匈奴铁骑和日耳曼族的强悍入侵,造成欧洲诸国出现史无前例的动荡。

提起匈奴,相信您并不陌生,这是一个在早期令中原政权异常头疼的群体,一直游离在当时中原的北部地带,他们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民风和中原农耕地区的百姓相比,显得更加彪悍,尤其是那匈奴铁骑更是让中原统治者闻风丧胆。

匈奴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那时他们不叫匈奴,而叫鬼方或犬戎,到西周时期,玁狁乘势崛起,玁狁同样可以看作是秦汉时期匈奴的祖先。

春秋战国时期,游牧民族便开始不断地骚扰和入侵中原边境地区,“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这是先秦文学作品《诗经》当中的记载,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原政权和北方游牧民族不断交战的现状。

匈奴经过头曼单于和冒顿单于两代领导者的变革,实力达到巅峰,而中原地区正值西汉王朝建立初期,那时的西汉王朝还无法和匈奴大动干戈,只能奉行和亲政策来息事宁人,汉武帝刘彻继位后,西汉王朝的实力已得到大幅度提升,汉武帝先后派卫青,霍去病等名将对匈奴发动三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匈奴元气大伤。

到西汉末期,匈奴内部分裂,呼韩邪单于率众归降了西汉王朝,而执意和西汉为敌的郅支单于被汉朝所灭,没过多久,中原政权发生更迭,王莽篡汉,西汉灭亡,后又东汉建立,受制于西汉的反汉匈奴势力乘势崛起,匈奴内部面临再次分裂。

东汉明帝,和帝在位期间,朝廷再次派出大军攻击匈奴,匈奴不敌,逃往伊犁河流域乌苏国立足,公元2世纪初,东汉王朝任班超之子班勇为西域长史,继续发动对匈奴的驱逐战争,公元151年,汉将司马达受命出兵今新疆巴里坤湖地区,再次大败匈奴,北匈奴余部狼狈逃往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最终停留在中亚和欧洲交界的阿尔国地带。

匈奴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于公元360年左右再次崛起,并鸠占鹊巢,一举灭了阿尔国,进入顿河草原,待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又于公元374年分别对东西哥特人发动袭击(哥特人是日耳曼族的一个分支),东哥特王自杀殉国,西哥特人亦无法抵御匈奴入侵,于是,东西哥特人被迫向西迁入罗马帝国境内寻求避难。

然而当时的罗马帝国政治黑暗,尤其是罗马统治者对这些从异域迁进来的哥特人更是奉行高压剥削政策,遭到罗马官吏压迫的哥特人纷纷举起反罗马大旗,当时的罗马皇帝瓦伦斯调用大军对这些起义队伍进行,可戏谑的是,号称不可一世的罗马军队竟然打不过哥特人的铁骑,在过程中被打得一败涂地,而瓦伦斯的几万禁卫军也全部战死,这场战争直接动摇了罗马帝国的统治根基。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罗马帝国版图上出现了东罗马,西罗马和由日耳曼族部落建立起来的诸多王国,这些王国主要分布在多瑙河流域。

匈奴在占领南俄罗斯大草原之后,又于公元400年占领了多瑙河盆地和意大利,而那些生活在多瑙河流域的日耳曼部族只能弃掉家园向西迁移至西罗马腹地,整个大匈牙利平原落入匈奴手中,这些匈奴人随后在此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匈人帝国(也称匈奴帝国),都城选址就在今天的匈牙利布达佩斯附近。

此后,在当时的中欧平原,同一时间出现了三个强大的政权,他们分别是:东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和匈奴帝国,而匈奴帝国与前两者相比,在战备和战术上,似乎更具优势,其战斗力也更加彪悍。

可尽管如此,匈奴人在欧洲地区的扩张事业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于公元395年劫掠了东罗马帝国之后,将目光看向了在中东地区称霸的萨菲波斯王朝,但经常和游牧民族对抗的波斯军队根本不逊色于此前击溃匈奴的东汉铁骑,匈奴虽然趁着波斯尚未反应过来掠夺了美索不达米亚,但随后赶到的波斯重骑兵不仅抢回了匈奴人搜刮到的战利品,而且还掳获了18,000多名匈奴士兵,这次匈奴损失惨重。

公元408年,自恃有雄才大略的匈奴领袖乌尔丁扬言可以击溃东罗马帝国,然而其军队尚未抵达东罗马边境,就已经被东罗马帝国使用的离间计给瓦解了,此后匈奴进攻西罗马帝国也遭到重创,之后,匈奴人才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也开始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不仅吸收了日耳曼族的步兵战术,同时也采纳了罗马的工程技术,来完善自己的作战体系。

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新上任的匈奴帝国国王卢加不愧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其继任匈奴帝国国王之后,厉兵秣马,分别于422年和426年对东罗马帝国的色雷顿和马其顿发起军事挑战并成功击败东罗马帝国,之前不可一世的东罗马帝国在匈奴的胁迫下每年需向匈奴帝国进攻350磅黄金充当“保护费”,除此之外,匈奴还要求东罗马帝国在边境开放互市,经此之役,东罗马帝国一蹶不振。

被汉朝实力碾压的匈奴,在逃窜到中亚和东欧平原之后,不衰反盛,或许西迁才是适合他们生存的明智之举,任何帝国都有他的鼎盛时期,匈奴帝国也是,匈奴帝国有一位君主曾让欧洲人闻风丧胆,他就是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

公元445年,阿提拉掌权,同时也宣告欧洲厄运到来,匈奴帝国新领袖阿提拉生前曾对中欧和西欧地区发动多次大规模兼并战争,现今英国人祖先盎格鲁·萨克逊人就是在那个时期被匈奴人赶到大不列颠岛上去的,而原先生活在欧洲地区的日耳曼族和东斯拉夫人因无法抵御匈奴帝国的入侵而选择纷纷投降。

阿提拉并不满足东罗马帝国和卢加时期签订的协议,因此继续对其发动战争,而此时的东罗马帝国早已羸弱不堪,只能低声下气的和阿提拉签订新的屈辱条约,除了需立即赔偿匈奴帝国6000磅黄金之外,之前的年供标准,也由700磅黄金蹭蹭的提到了2000多磅黄金。

经过常年的兼并战争,匈奴帝国的版图已经达到了历史巅峰时期,北到北海,南到阿尔卑斯山脉,东到里海,西部则抵达莱茵河流域。

东罗马在匈奴帝国的多次掠夺下,已由之前的富庶之国变成了寒酸之地,其财富已基本被榨干,已失去利用价值,故而阿提拉将目光抛向了西罗马帝国。

眼前的成绩让阿提拉感到很满意,他的内心开始变得高贵起来,此时他对领土的欲望远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他不想继续利用对付东罗马的方法去对付西罗马,毕竟战争这玩意过于劳民伤财,再扎实的家底也会因此耗费一空。

于是,恣意骄奢的阿提拉派出使者前往西罗马帝国,指定要迎娶西罗马帝国皇帝的妹妹荷诺利亚公主为妻,并要求西罗马帝国拿出近一半的领土作为陪嫁品,这种无理的要求自然遭到了西罗马帝国的拒绝。

恼羞成怒的阿提拉集合了号称50万的匈奴战士和被征服民族的仆从军,浩浩荡荡向西罗马帝国的高卢开进,那时候的西罗马帝国也不是吃软饭的茬,立马组织了自己的卫队和西哥特联军迎战匈奴,这场战争打得非常激烈,双方在马恩河对峙,持续了5个多小时,血流成河,西哥特王直接战死,双方阵亡将士共计约16.5万人。

匈奴在此次战争中也损失惨重,不得不退到莱茵河流域重整军备,第二年,匈奴大军卷土重来,再次对西罗马发起攻击,西罗马不得不向东罗马求援,但匈奴军队的来势之猛简直出人意料,东罗马的援军尚未赶到,匈奴军队已经越过高跷的阿尔卑斯山对意大利北部发起猛烈袭击,并直指罗马城,西罗马帝国首都危在旦夕。

值此危难时刻,西罗马帝国皇帝连忙请求罗马教皇利奥一世前往匈奴军帐议和,起初阿提拉并不想就此作罢,但看到自己军队内部刚好爆发瘟疫,且东罗马帝国的援军也已经逼近罗马城,阿提拉只好答应西罗马帝国的议和请求,但在临走前,他告诉西罗马帝国皇帝,如果不按期将荷诺利亚公主送至自己身边,来年匈奴帝国还会对西罗马帝国发起进攻。

可惜阿提拉无法再继续等下去,自匈奴军队折返不久,他便身患重疾,不久便暴毙而亡,他的儿子们为了争夺王位不顾血缘关系开始互相残杀,自此一个强大的政权从内部开始瓦解,昔日在匈奴铁骑下委曲求全的哥特人乘势抬头,和吉皮底人组成联军,击败了匈奴。

此后,匈奴帝国便一蹶不振,阿提拉有几个儿子虽想重振匈奴帝国雄风,并对哥特人发动战争,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自公元468年匈奴与东罗马帝国一役且匈奴失败之后,这个昔日生命力顽强的民族便开始在世界历史长河当中沉寂下来,最后被其他民族所融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