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背景下,因18岁美国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被白人警察枪杀引发的弗格森骚乱或许是必然。美国非洲裔牧师杰西·杰克逊认为,弗格森就是美国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弗格森的愤怒没有真正的卸载点,只是“长期受虐待的结果”。(据新华社芝加哥8月28日电)

51年前,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发表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半个世纪过去了,非洲裔美国人的生活现状同当年民权运动所追求的目标仍然相距甚远,失业、贫困、被歧视仍然如影随形。

美国全国城市联盟数据显示,自1963年以来,非洲裔美国人与白人之间的失业率差距仅缩小6%,收入差距仅缩小7%。2010年,非洲裔美国人家庭收入中位数比白人家庭收入中位数低30%。目前,约25%的非洲裔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白人生活在贫困线%。

美国经济衰退,非洲裔美国人等也是首当其冲。美国专门从事少数种族研究的机构“政治和经济研究联合中心”发布的报告认为,在经济衰退开始前的2006年,在美国非洲裔人口占比较大的25个州中,黑人社区的失业率已经处于经济衰退水平,如弗吉尼亚州为8.3%,密歇根州为19.2%。2011年,即经济复苏开始两年后,年龄在20岁至24岁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仍为29.5%。金融危机将民权运动以来非洲裔美国人取得的一些成就消耗殆尽,非洲裔美国人在许多领域与白人之间的差距又扩大了。

这固然有糟糕的教育、居住环境等方面的因素,但根本原因仍是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是美国主流社会长期以来对非洲裔美国人生活困境的漠视。

在美国社会经济地位上升的行列中,白人家庭是黑人家庭的两倍多;而在收入下降的行列中,黑人家庭是白人家庭的两倍多。在全美10岁至17岁青少年中,少数种族占23%,而在青年服刑人员中,则占到52%。

华盛顿精英们关心的是联邦债务危机,联邦政府不屑于为解决黑人生存危机投入更多资源。美国郊区贫困研究专家伊丽莎白·尼博恩说,10年前,弗格森小镇的贫困率不超过16%。现在,小镇绝大多数社区的贫困率都超过20%。伴随贫困出现的是各种社会弊病,如健康状况不佳、犯罪率高企和教育质量每况愈下。

在此背景下,因18岁美国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被白人警察枪杀引发的弗格森骚乱或许是必然。美国非洲裔牧师杰西·杰克逊认为,弗格森就是美国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弗格森的愤怒没有真正的卸载点,只是“长期受虐待的结果”。(据新华社芝加哥8月28日电)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