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带领下,庞大的蒙古帝国迅速崛起,横扫欧亚大陆。多年以后,西方的历史学家经过文献的研究和在蒙古实地考察,总结蒙古军队的原因,他们惊奇地发现,蒙古骑兵多以弯刀进行冲杀,利用马匹的冲击力,加上弯刀的力学原理与马匹的冲击力的组合发挥到,很容易能够将敌人的身体甚至盔甲和兵器削掉,这,就是成吉思汗在基本战法上创新和改良的成果!

另外,成吉思汗也在惯用的阵列战术以及两翼包抄战术基础上不断完善和演化,终使蒙古骑兵成为了无敌于天下的“上帝之鞭”。

而随着蒙古帝国的不断壮大和扩张,偏安江南一百五十余年的南宋小朝廷也成为了蒙古人眼中的一头猎物。

不过,让蒙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貌似懦弱的南宋人,竟然是他们遇到的最大对手。

最初,成吉思汗是瞧不起不会骑射只会享受安逸的南宋人的,他只把剽悍尚武的女真人看作头号大敌。

西征途中,成吉思汗难求一败,只是在征服西夏时的灵州大战中遭遇到了西夏主力像样的抵抗。

此年,窝阔台发动了打到多瑙河的第二次西征,同时,以南宋背约为名,分兵两路,大举犯宋。

战事一开始,蒙古军虽有斩获,但在宋军顽强抵抗下,进展缓慢。第二年,终于攻占了南宋阳平关和襄阳这两处战略要地。然而,南宋名孟珙出阵,连破蒙古24寨,大败蒙古军队,取得江陵大捷,粉碎了蒙古军南渡的企图,打破了蒙古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

此后几年,孟珙率领宋军与与蒙古军展开了不屈不挠的的拉锯战,双方互有输赢,难分高下。

而到了1239年,宋将杜杲在庐州(今合肥)大败蒙古东路军主力,蒙古东路军伤亡惨重,被迫撤出宋境,孟珙趁势反攻,连败蒙古军队,收复襄樊诸郡和信阳,解除了蒙古大军在东路对南宋的威胁。

1241年,蒙古大汗窝阔台死,西路蒙古军队从四川撤离,长达六年的蒙宋战争,以蒙古的失败而告终。

1251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拖雷的儿子蒙哥继承蒙古汗位,在发动了针对西亚和中亚的第三次西征时,制订了亡宋计划。

这一次,蒙哥采纳了弟弟忽必烈的建议,避开长江天堑,由甘肃经川西,灭掉大理国,对南宋形成军事大包围。

此时,南宋名将孟珙,杜杲已相继病逝,蒙军势如破竹,一举攻克成都,占领了四川大部。但是,合州旁的钓鱼城之战,旷日持久,蒙军久攻不下,蒙哥最后被石炮击中,死在营中,全军士气低落,只得撤退。

襄樊保卫战从1268年拉开序幕,到1273年结束,中间发生过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最终,却因汉奸的出卖,宋军内外夹击蒙古元军的计划被泄,宋军遭到伏击,损失惨重,襄阳终于失守,南宋门户洞开。

而在两年前,皇帝宋度宗驾崩,四岁的宋恭帝赵显登基为帝,南宋,主少国疑,风雨飘摇,举国不安。

大臣陈宜中、张世杰护送宋朝益王赵昰、广王赵昺逃出临安,当年五月,在神州拥戴年仅11岁的益王赵昰登位,改年号为“景炎”。

元军追兵如风,南宋流亡朝廷逃亡海上,赵昰在逃亡途中落海,虽经救起,却不幸病逝。

1278年,雷州失守,张世杰退至崖山(今广东新会),构建工事,拟凭险久据。

张世杰毅然拒绝,下令尽焚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将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

张弘范效仿火烧赤壁的故事,以小船载茅草和膏脂等易燃物品,乘风纵火冲向宋船。

但宋船早有防范,船身全部涂上湿泥,并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木,成功地抵御住了元军的火攻。

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六日癸未,张弘范先用火炮打乱宋军的一字阵型,再分兵四面围攻。此战,宋军大败。

举目全是乱哄哄的场景,陆秀夫对张世杰派来接驾的小船难辨真伪,担心是元军派来的奸细,斥退了使者,替赵昺整理好衣服,郑重行了叩拜大礼,镇定从容地说:“陛下,国事至此,不可再辱!”

于是,陆秀夫再无余虑,伏下身子,背着幼主,义无反顾地一起跳进了大海,沉没在翻滚不息的波涛之中。

彼时,宋军兵力号称20多万,其实,有战斗力的不过4、5万人,其余全是跟随朝廷逃难的普通百姓。

当是中国史上最惨烈、最壮观、最有血性、最让人泪下的场景,值得后人永远铭记,青史长留!

突围后的张世杰还不甘心南宋朝廷就此覆灭,希望奉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到宋帝赵昺的死讯后,已慷慨赴海自杀。张世杰不久也在大风中溺海身亡。南宋这才宣告灭亡。

以剽悍著称的女线年,实力比南宋雄厚的南明抗清只有短短20年,而看似懦弱的南宋抗蒙却长达50多年,原因何在?人心、精神、意志。

南宋灭亡,神州陆沉,有节气的士民纷纷壮烈殉国,无怪东瀛人有“崖山之后无中国”之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