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近些年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矛盾冲突,可以说是越发尖锐,从陈兵边境,到剑拔弩张,最后到兵戎相向。基本节奏就是大家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大毛打二毛。许多人也都知道,俄乌矛盾的一个重要点是乌克兰的首都基辅,罗斯人的故都,堪比罗斯系帝国的法统所在。那么这个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呢?

说起俄罗斯的祖源,无疑可以追溯到罗斯人建立的基辅罗斯帝国。基辅罗斯强盛时堪称不可一世,西击波兰,东灭可萨,把草原上的天骄佩切涅格人逼着当打工仔,一战征服保加利亚第一帝国,还屡次南下劫掠拜占庭。

▲基辅罗斯的核心区包含今日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的核心区,以基辅为都城

然而,这个以基辅为都的东欧强国终于由于内部的争乱而衰弱,于蒙古人来临时分裂为一群孱弱不堪一击的公国。莫斯科公国依靠顺服于蒙古人保存了火种,获得金帐汗国册封的“弗拉基米尔大公”称号,不断扩展着势力。

不过,来自沿海山林地区的立陶宛人具备渔猎民族的凶悍,出击更加迅猛。他们迅速从收缩的金帐汗国手中夺得了白俄罗斯地区,又通过激荡人心的蓝水河之战,几乎全歼了金帐汗国宗王忽都鲁别尔的2万大军。他们夺取了基辅,次年兼并了被鞑靼人占据时间最长的波多利和佩列亚斯拉夫地方,乌克兰地区成为立陶宛的战果。

不过,缺乏东方女真人那样的统治智慧,立陶宛人要统治大量的罗斯裔人口,小族凌大国无疑令他们感到有心无力。1385年的克列沃联合使得立陶宛与西方的大国波兰,通过联姻形成君合联盟,经过1569年的卢布林联合更是正式合并,形成赫赫有名,号称“平独镇露”的波立联邦。

而乌克兰地区也被立陶宛分划给波兰管理,形成波兰治乌克兰,立陶宛治白俄罗斯的形势。两国分别对当地的罗斯人实行波兰化和立陶宛化,一定程度改变了当地罗斯人的语言、文化、风俗,古罗斯部族逐渐分裂成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罗斯人3个支系。

乌克兰人试图将他们民族的形成追溯到从基辅罗斯分裂出的加利奇-沃伦公国。事实上,以加利奇-沃伦公国追溯法统尚可,但乌克兰民族意识的形成,显然是在波兰的异族统治下潜移默化诞生的。由此就能看出中国的朱元璋驱除蒙古习俗,对被南北分治的汉人进行重新弥合,避免华夏民族分裂有多么伟大。

1654年,乌克兰哥萨克领袖赫梅利尼茨基反抗波兰,与俄罗斯沙皇签订《佩列亚斯拉夫和约》,商请沙俄来统治东乌克兰,自此东乌克兰(第聂伯河左岸)与俄罗斯帝国正式合并,开始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结盟史。

1686年,由于获得对波兰战争的胜利,罗斯人的神都——基辅终于回到了沙皇俄国的怀抱。这座城市曾经繁华无比,是罗斯人的洛阳加上长安。但波兰人仍然控制着西部乌克兰,奠定了今日东西乌克兰对立的局势。

1772~1795年,沙皇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大强国趁波兰已经彻底衰弱,内部纷争不断,动手瓜分波兰。然而作为瓜分波兰的主谋,一代枭雄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胃口可谓小得出奇。

俄罗斯获得的地区看似广大,但除了立陶宛本土之外,无非是收复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失地(这些地区相对西面是荒凉的),对于波兰本土根本无所染指。甚至乌克兰的利沃夫地区,也落入奥地利的手中,理由则是利沃夫城市已经完全波兰化,即使其乡村仍是乌克兰化的。

直到二战之后,苏联与一战后复国的波兰及战败的德国重新划分领土,才把利沃夫也收回苏联,但这时已经是乌克兰加盟共和国而非俄罗斯的一部分。

当然,苏联对于波兰也颇有补偿。被神圣罗马帝国从波兰强夺600年的西里西亚地区被要求从德国归还给波兰,但泽(格但斯克)在内的古普鲁士地区,以条顿骑士团曾经向波兰战败割地和臣服为理由归还给波兰。至于什切青为首的东波美拉尼亚地区,虽然波兰对此曾经占有一部分,拥有一定声索权,但最终交给波兰如此大片土地,波兰也占了不小便宜。

然而,由于波兰长期的统治,乌克兰的文化已经与俄罗斯发生巨大差异。沙俄和苏联统治期间,一直对乌克兰进行移民,推行俄化教育,移民在乌克兰享受最好的职位,占有大量土地,这使得在乌克兰的俄族坚定支持俄罗斯中央,却不能彻底解决同化乌克兰人的问题。至于20世纪上半叶,为了苏联大局而发生的乌克兰大饥荒,也让乌克兰人耿耿于怀。

基辅对罗斯民族的意义,不啻于中华民族的长安加上洛阳。沙俄对于神都基辅的长期不够重视,也使得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人充满不满,认为俄罗斯帝国只是僭越者,乌克兰才是罗斯正统。

不过,从当下局势来看,俄罗斯顶多收复东部俄族数州,一举收复神都基辅的可能性还是不大,普京大帝成果斐然,但要重建俄罗斯的伟大,尚欠火候。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